蕩婦秦可卿-情色笑话-色色电影,可以直接看片的网站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情色笑话  »  蕩婦秦可卿
蕩婦秦可卿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色色电影,可以直接看片的网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再说贾珍带着尤氏领着贾蓉和儿媳可卿来拜见贾敬,一进贾敬所在的居室全家人立即拜倒行礼,向太爷贺寿。

贾敬微笑着点点头说:“好了,都起来吧。”当他的眼睛看到可卿时心里一震,随即说:“让下人们都下去吧。”贾珍让仆妇们退到屋外伺候,屋里只剩贾珍、贾蓉、尤氏和可卿。

贾敬仔细打量了他们一回,指著可卿对贾珍说:“珍儿,我看此女定是无毛白虎。”贾珍立刻回答:“太爷说的是,”他们的话让贾蓉和尤氏大吃一惊。

特别是尤氏暗自生气:“早怀疑你偷自己的儿媳,现在你自己说出来了。”贾敬招手让可卿过来,把她抱在怀里手伸到她的双腿间摸了一把。

笑着对贾蓉说:“你的媳妇过然是白虎,你也别生气,她就是那种男人见了就想强奸的女人。

你不可记恨你爹。”贾蓉赶忙说:“孙儿不敢。”贾敬哈哈大笑,贾珍说:“今日太爷过寿,就让孙媳孝敬孝敬太爷好了。”可卿听了贾珍的话马上脱掉自己的衣服,一只白羊般跪在贾敬面前伸手掏出贾敬的阴茎含在嘴里。

贾敬看可卿满脸放浪的神情,心中的欲火大盛,伸手抚摸她的双乳和阴部。

可卿的两只大奶虽然肥大白嫩,但她的光精无毛的阴部更让男人欲火难填。

白白嫩滑的阴部中间裂开一条肉缝,再往下小穴以然张开,红红的像一个小桃子。

贾敬一拉可卿的腰身,把她举起来让她头朝下,这样可卿的嘴还叼著贾敬的阳具,而贾敬的口舌也伸到她的小穴上。

那可卿极力买弄自己的品萧技术把贾敬的肉棒搞的舒舒服服。

贾敬也是人老经验足,舔穴的技巧炉火纯青,把可卿弄的欲仙欲死,想大声叫喊,无奈嘴里含着贾敬的大肉棍,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

但她更卖力吸著口中的肉棍。

终于贾敬忍不住了,大股大股的阳精冲出来射进可卿的小嘴里。

可卿不敢往外吐只能吞进肚里。

贾敬休息一会儿,询问了贾珍府里的情况。

他让尤氏和可卿一起舔他的肉棒,不一会儿那肉棒有变的粗大起来。

贾敬让可卿转过身,可卿顺势趴在地上,叉开双腿,高高地翘起了粉嫩的大屁股,浪声道:“太爷快来吧,孙媳受不了。”说著扭动着雪白的屁股,阴户已经湿淋淋的了。

贾敬握住自己粗大的肉棒对准可卿的殷红的小穴刺了进去,开始狂风暴雨般的抽插。

插的可卿淫叫连连:“哼…噢……我的小穴……爽到天了……啊啊……太爷……好厉害……别……别使劲啦……嗷……小穴烂了……它受……不了……”贾珍贾蓉也是欲火大盛,但他们不敢有丝毫异动。

只能慢慢欣赏贾敬用力奸著可卿,耳听可卿的淫叫。

尤氏的情欲也不能控制了,她摁住可卿的头让她舔自己的湿淋淋的阴户。

贾敬抽动了几百下后达到了高潮,他的大鸡巴顶着可卿的花心往她的子宫里猛灌精液。

直浪的可卿叫也叫不出来,只是浑身颤动不已。

贾敬拔出湿淋淋的肉棍,让婆媳二人用嘴舔净。

尤氏和可卿伺候他穿好衣衫。

贾敬坐好说:“珍儿,你们回去吧,别再让客人们久等了。”贾珍施礼到:“是是,那孩儿们就告退了。”一家人出了门,尤氏面脸怒容对贾珍说:“好啊,你竟敢和自己的儿媳妇通奸。”贾珍满不在乎的说:“那有什么?那你和秦钟的事我管过你吗?”尤氏哑口无言,贾珍回头对贾蓉说:“蓉儿你别生气,回去我赏俩绝色的丫头给你。”那贾蓉本就不敢怎样,今见有赏,连忙向父亲称谢。

等贾珍领着儿子回来,天已近晌午。

贾珍父子告了罪,开出酒宴请亲朋入座饮酒,庆贺太爷贾敬生辰。

席间宝玉见可卿美艳无比,心里很是敬仰:“秦钟竟然有这样美艳无双的姐姐,竟把我家的姐妹都比下去了,不知道我是否有福和她……”正想着可卿来到宝玉身前,见宝玉粉琢玉雕般的人物,竟出在秦钟之上,心中也着实爱慕。

上前答谢:“听婶娘说二叔很愿提携钟弟,侄媳先谢过二叔了。”宝玉连称不用谢,可卿道过谢就退下去了。

宝玉她和自己并没太多的话,心里觉得亲近她不太容易,好歹秦钟和自己以成密友,这事虽不易但还有点希望秦可卿随爱慕宝玉人品不凡,但总觉这事很难入巷。

她心中有事就先行回房歇息。

过了好大一会儿,一个婆子来找她说:“宝二爷很困了,请少奶奶给他安排一个休息的房间。”可卿见状很是高兴,觉得亲近宝玉的机会来了。

她来到宝玉跟前看他喝的微带醉意,就吩咐丫环们把他扶到自己房里去。

那婆子阻拦道:“叔叔睡在侄媳的屋里合规矩吗?”可卿笑道:“你多滤了,他还是小呢。

再说在咱这谁的屋子配让宝二叔歇息?”拿婆子无话可说,便叫人把宝玉扶到可卿的屋里。

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

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说著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

于是众人服侍宝玉睡倒便全散去了。

可卿吩咐自己贴身的丫头瑞珠和宝珠看好门,别让别人进来打绕。

自己回到屋内,来到床前望着躺在床上的宝玉,脸色由白慢慢转成红的,眼睛里也透出了一股令人消魂的情欲。

可卿看着宝玉呼吸变的急促起来,终于她伸出手解开宝玉的裤带,掏出宝玉的肉棒来握在手中。

宝玉的肉棒在可卿的撮弄下变的粗大起来。

可卿见宝玉竟有如此伟岸的阴茎,有些吃惊。

看着宝玉在自己撮动下一伸一缩的红润润的龟头,更是喜爱。

可卿张开樱桃小口把宝玉的阴茎吞了进去。

可卿的口中的技巧很是出色,宝玉长长的肉棍她竟能一吞到根。

宝玉阴茎的龟头也就刺过她的咽喉伸到食管里。

宝玉静静躺在床上享受着,对可卿的口技暗自佩服:“啊,这就是书上说的深喉吧?没想到她竟有这般的本事,比凤姐姐可高明了许多。”那秦可卿是天生的淫妇荡娃,男女之事可以说样样精通,对宝玉早已耳闻久了,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更没想到他还有比常人大一倍的肉棒,更令可卿不能自己。

她着实卖弄技巧把个宝玉舒服的直说:“爽死了。”当宝玉的精液射进可卿嘴里后,宝玉做起身来将可卿抱到床上。

俩人的唇紧紧贴在一起,可卿的舌带着宝玉残留的阳精就伸道宝玉的嘴里。

宝玉双手摀住可卿一对白嫩的大奶使劲揉,那对乳房就像两面团一般柔软。

俩红红的乳有却是硬硬的。

宝玉只觉温比玉、腻如膏,方知前人所云“软玉温香”诚不我欺也。

可卿被宝玉揉的“哎哟,哎哟”叫起来。

宝玉一听可卿叫的声音有点不对头,就停下手,一看可卿的双乳,由于自己一时忘形已给揉的通红通红的,有的地方还出现一点点血渍。

宝玉大感对不住可卿,就用舌在她的双奶上轻轻地舔,直痒的可卿“咯咯”地娇笑。

当可卿脱一丝不挂地展现在宝玉面前时,宝玉呆了。

可卿娇美的身躯只有警幻仙姑才可比。

更让宝玉兴奋的是可卿白嫩的,洁净无毛的阴户。

宝玉分开可卿的玉腿,仔细端详着她的阴户。

俩片肥大的阴唇中有一条细细的肉逢,阴户白璧无瑕和玉腿小腹浑然一体。

宝玉伸出舌探索可卿阴户的肉逢,没几下肉逢的下端就张开了一个红红的小嘴。

里面一股清亮的细流向外淌出。

宝玉仔细地欣赏着她那美丽的小穴,分开她的阴唇,抚摸着她那粉红色的阴蒂。

用舌头舔着它,慢慢地它开始变硬变长了一点。

宝玉的手指伸进可卿的小穴里,觉得里面很温暖,又很湿滑。

宝玉把手指使劲往里伸用指尖顶她的花心。

就感到可卿小穴里的淫水不住往外流。

原来她已浪的不得了了。

宝玉又用舌头去舔她的小穴,像阴茎一样抽送。

可卿再不能忍受了,她开始哀求宝玉:“啊……唔……好二叔……小穴……痒……快用……大……鸡巴来……干……小穴……啊~……”听到可卿的浪叫,宝玉看时机已到,便挺著那早已肿胀不堪的阴茎插了进去。

在宝玉粗大巨长的阴茎抽动下,可卿发出了一串串让人吃惊的淫叫。

其淫荡之词不能入耳:“啊……小穴……小穴……快烂了……好舒服啊……操……操死我啦……大鸡……巴好……好……厉害呀。”宝玉见连庄重文雅的可卿也浪叫出不堪入耳的粗话,心想警幻所言不虚。

于是他抖擞精神把从警幻那学来的花样都用上了。

果然是天界淫君下凡,正干了可卿一下午仍是毫无疲态。

而可卿泻了几次后在也没有动的力量了。

宝玉让可卿躺好,好好休息一下,可卿见宝玉还这么精神,认得他还没尽欢,便歉意地说:“侄媳无能,没让二叔尽情快活。

这样吧,让我的丫头瑞珠陪二叔一陪。”宝玉望着床上躺着的可卿摇了摇头。

心里想:“可惜这次没能成她的后庭菊穴,下次再找机会吧。”想到这宝玉又在可卿身上摸了一回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房间。

这天贾珍大寿,一早宝玉就来到宁府给贾珍贺寿,贾珍一见宝玉来了很是高兴,他让宝玉坐下询问他出去玩的情景,宝玉一一做了回答。

这时候又有很多客人来了,贾珍对宝玉说:“兄弟先宽坐,我去照应一下。”宝玉忙说:“大哥哥随便。”贾珍前去招待客人,这时候秦钟和姐姐可卿走过来。

宝玉一见可卿就想起她美好娇嫩的身躯和玉润圆滑的乳房,特别是她那光净无毛的嫩穴,想起来就让宝玉的肉棍发硬。

恨不能立刻上前把她的衣服撕光,把大鸡巴插进她的嫩红的小穴里狂操一回。

可卿来到宝玉身前,她的脸先是羞涩的微微一红,慢声细语地说:“宝二叔来了,侄媳很高兴能再见宝二叔。”看着娇媚可爱的可卿,宝玉的阴茎就想抬头。

宝玉静了一下心说:“你好吗宝与这阵子也很想你啊。”可卿的脸更红了,她转过头对秦钟说:“兄弟,你陪一下二叔,我还要去里面照应照应。”说着她又回头对宝玉嫣然一笑就走了。

宝玉顾不上跟秦钟说话,只是痴痴看着可卿曲线玲珑的背影。

这时候寿宴开始了,大家伙入席吃喝起来。

吃完酒开始听戏,由于贾珍是武将,戏唱的大多是武的,宝玉正看台上唱的《群英会》,贾珍来到他身边悄声说:“宝兄弟,你今晚就别回去了,就留在我这好吗?”宝玉看他神神秘莫的样子,就问他:“大哥哥有什么事情吗?”贾珍用更小的声音说:“今晚咱们也唱一出群淫会怎么样?”宝玉微点了一下头说:“好吧。”贾珍转身离开又去招呼别人去了。

宝玉看了会儿戏,觉得没什么意思,他站起身来来到宁府后院,一看左右无人就直奔可卿的闺房。

宝玉一进屋,可卿看是她高兴的惊呼一声就扑上来。

俩人紧紧拥在一起,四片嘴唇粘在一块。

俩人忘情的亲吻著,他们贪婪地吞食著对方的舌,恨不得把情人吞进肚子里。

宝玉动手剥下可卿的衣衫,露出她洁白美好的身躯。

宝玉爱恋地抚摸著可卿柔软挺拔的乳峰说:“好姐姐,宝玉好想你啊,真想天天和姐姐在一起。”可卿娇喘著说:“我也是啊,我也愿意和二叔在一起。”宝玉说:“我给姐姐画个像,想姐姐的时候我就拿出来看看。”说著让可卿侧卧在床榻上,宝玉找出纸笔来给她画了一幅裸体画像。

可卿看了宝玉的画,真是羞的了不得。

宝玉把她画的就像正在动情的女子,画上重点描了她的面部表情,以及她的乳房和阴穴。

宝玉调笑道:“可卿姐姐,你看你现在的表情和画上一样吗?”原来可卿看画像乳头挺立,小穴红润微张,似乎有爱液流出。

她自己心也不平静了,在加上这几天贾蓉只顾和父亲去操尤氏姐妹,让她寂寞了好几天了。

现在宝玉来了,她早快忍不住了。

可卿把画放好,她来到宝玉跟前抓住宝玉的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

宝玉用手指夹着她的乳头揉动着,可卿身子一软趴在宝玉怀里。

宝玉把她放到床上,分开她的两条白嫩的双腿吻她的阴穴。

可卿的阴户没长一根阴毛,阴唇白白嫩嫩的夹着一个鲜红的洞穴,小穴里的爱液晶莹剔透一滴滴地流下来。

宝玉也不知弄过多少女人的阴穴了,但可卿这样柔软无毛的阴户每每都让他为次发狂。

宝玉用舌拨开可卿那两片洁白的阴唇,用舌尖钩弄她的阴蒂。

可卿身子颤动着,她忍不住抓过宝玉的大肉棒含在嘴里。

宝玉的口交可以说是出神入画了,他的舌灵活地在可卿的穴口打着圈子,弄的可卿的小穴奇痒难当。

可卿忍受不了了,她口里浪声叫道:“啊,二叔,快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插插我的浪穴吧!求、求你啦。”宝玉真没想到可卿竟如此快的就欲火中烧,他把可卿的双腿搭在肩头,大鸡巴对着她的阴道狠狠的捅进去。

可卿“啊”地叫了一声,随即扭起丰满的屁股,嘴里只嘲嘲:“好啊……好痛……又好胀……真……真要被你,死了……操死我了……顶……顶死我了……也痛死……了……快……快动吧……给我来顿狠的……猛的……我的小穴……好痒……快啊……好大的鸡巴啊……使劲啊。”宝玉猛烈地抽动着他的肉棍,每次深入可卿的嫩穴都触及她的花心。

可卿阴道里淌出的淫水把床铺湿了一大片,她的阴穴被宝玉的肉棍转磨、刮擦、顶撞得麻、痒、酥、痛各种滋味俱来,宝玉的肉棍每一次对她身体的冲击都让她身子不住地颤抖一回,只觉得那舒服透顶的快感,冲击着她浑身的每一处。

使她抽搐著痉挛著,高潮迭起,淫液猛泄。

当宝玉滚烫的精液浇灌到她的子宫里的时候,可卿全身不停的颤抖,双手双脚紧紧抱着宝玉,气若游丝。

俩人搂抱着在床上歇了一会儿,宝玉起身下来。

可卿伸手拉住他,眼里露出留恋的欲望。

宝玉转身在她的脸上亲了亲说:“好可卿,天快黑了,我先到珍大哥那儿吃饭,他说晚上有事做啊。”可卿吃吃一笑说:“我知道,还不是开什么群淫会啊。”宝玉很高兴晚上可卿也能去,他说:“那我们晚上再见吧。”从可卿房里出来,宝玉到前面来和大家聊了起来。

贾蓉个宝玉请了一个安,宝玉拉起他问道:“你父亲呢?”贾蓉说:“老爷到后面去看晚宴准备的怎么样了,二叔刚才上那儿去了,让侄儿好找啊?”宝玉脸微微一红,心里说:“我正在你老婆的床上。”他打了个哈哈把话题差开。

晚饭后,来道贺的客人都走了,贾珍让人回荣府传话说他留宝玉住一晚,然后领着宝玉奔天香楼而来。

路上贾珍问宝玉:“你弄的那座《仙慕楼》怎么样了?”宝玉心里一惊,问贾珍:“大哥哥怎么知道的?”贾珍说:“我怎么不知道啊,这本是我想做的,但我受朝庭封赏,是有爵之人,做这样的是有违律法,因此我让薛幡去做了,但所有费用可都是我的啊,”宝玉说:“不是薛大哥出的钱盖的楼吗?”贾珍说:“你想想,凭香菱一个卑贱丫头怎么能从薛家的钱庄里支钱呢。”宝玉一想也是,贾珍说:“今天咱们先试试楼里的情景,你看怎么样?”宝玉点头称是,他俩一上天香楼,尤氏三姐妹和可卿早到了,贾蓉和秦钟把屋子里面布置好了。

尤二姐和尤三姐见了秦钟就已经心摇不已了,再一见到宝玉更让这姐妹俩把持不定了,她们没想到天下竟还有这么俊美的男子。

贾珍坐下来缓了口气问贾蓉:“这没什么闲杂人等了吧。”贾蓉说:“回父亲的话,楼里只我们八个人了。”贾珍说:“好,现在我把规矩说一下,呆会儿大家不能分大小,都随随便便的才好,谁找谁都行啊,谁要有劲就全使出来吧。”他说晚竟直冲可卿招招手,让可卿坐到自己怀里。

尤二姐和尤三姐都爱慕宝玉,一起向他走过来。

贾珍看了心想宝玉的肉棒粗长无比异于常人,那尤二姐身体娇弱,恐怕承受不了宝玉具大的肉棍。

如果让宝玉先把她操个好歹的话,别人今晚就别想干她了。

而尤三姐自幼习武,身子健壮可与宝玉称为敌手。

因此贾珍发话道:“蓉儿,你先尽尽孝,伺候一下你的母亲钟儿,你照顾一下你二姨。

宝玉,你和三姐都是会武之人,先给我们舞一段剑术助助兴好吗?”宝玉和尤三姐点头称是,他们拿起剑对舞起来,一个男的如玉树临风,一个女的如玉,俩人一红一白如同穿花蝴蝶般在屋中间飞舞著。

贾珍抱着可卿的身子手伸到她双腿间扣弄著,嘴里还不住地给宝玉和尤三姐叫好喝彩。

贾蓉也把母亲的衣扣解开,手在她光滑的娇躯上游动着。

而性急的秦钟早把自己八寸长的肉棒插进尤二姐的阴道里了。

尤三姐以前只听说宝玉是唸书的,没想到他竟还有如此的武功,心里真是爱的不得了。

这时宝玉突然说:“停手。”尤三姐不明所以地停下来,她一往情深地看着宝玉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宝玉说:“天很热,穿这么多衣服舞剑净出汗了,不如把衣服脱了好吗?”尤三姐早就意乱情迷了,也不及细想就答应说:“好吧,宝二爷。”说著就解下身上的衣服,赤裸裸地站在宝玉面前。

宝玉没想到尤三姐竟如此地大方,她圆圆高耸的乳房,看来十分坚挺,乳岭上粉红的乳头,十分鲜嫩,而她三角地带下的阴户外长满了浓密的阴毛把鲜嫩的小穴盖住了。

当俩人再次拿剑挥舞的时候尤三姐胸前颤动的那对圆润的大奶,以及抬腿踢足时微露的红润的小穴都让宝玉看了激动不已。

这对男女一丝不挂地在大厅中起舞,尤三姐绝色诱人的身躯让宝玉的鸡巴逐渐变粗边硬了。

尤三姐看到宝玉双腿间挺起的肉棍,心里老大地吃惊,没想到宝玉白面书生一样的人竟有这样粗壮的阴茎。

她眼望着宝玉手愈来愈慢,姐姐消魂般的呻吟挑逗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尤三姐“啪”地把剑扔了,宝玉立刻停下来。

不等他反应过来,尤三姐就扑上来抓住他的肉棍拚命地往嘴里吞下去。

宝玉看着尤三姐疯狂地吞食着他的阴茎,他的一只手抓着那对丰乳揉弄著,另一只手随着她的大腿滑到阴户上,分开她的阴唇,在沾著淫水的阴核上揉动几下。

尤三姐浑身酥麻了,周围姐姐的浪叫声再加上宝玉的双手在身上的游走让她忍受不住了,她吐出宝玉的鸡巴哀求宝玉:“宝二爷,我的小穴好痒啊,你拿大鸡巴操操我的浪穴吧。”宝玉也是欲火万长,他让尤三姐趴在桌上,屁股高高翘起,他则分开她的双腿,站在她后面,先用龟头在阴穴滑动着,然后对准阴穴用力一顶,肉棍全根没入,直插到她的子宫口。

宝玉抓着尤三姐的乳房,指夹着乳头揉捏著,大鸡巴在她水淋淋的阴道里滑动,弄的她淫水四渐,顺着白晰的腿儿往下流。

尤三姐那经过这样大的肉棍抽插她大声呻吟,用力向后顶动着屁股,扭动着她那纤细的腰身:“啊……啊……好啊……好舒服啊……啊……大鸡巴……操死……操死我了……二爷……二爷……你就插死我吧。”整个天香楼里充满了无边的春色,女子的呻吟声,男子的喘息声和男女肉体的撞击声交织在一起。

足足有将近一个时辰才平息下来。

大家各自靠在椅子上休息,表面的平静代替不了内心的躁动。

没多久这些淫男荡女就都找好自己的目标就要开始新一轮的交欢。

贾珍连忙叫停,他说:“你们都喜欢宝玉的大鸡巴,都去找他岂不是把我们冷落了。

这样不行吧。”尤氏说:“那没法子啊,你的阳具要比宝玉的好我们就会找你啊。”听了尤氏的话大家都笑起来。

贾珍提议:“这样吧,你们女的比一比让我们选出一个最好的,我们男的让你们选出一个最好的,然后女的最好对男的剩下的三个人,男的第一对女的剩下的三个人怎么样?”大家觉得这法子很新奇,于是开始选拔。

这边以贾珍为首站成一排,让女的把阳具用嘴含硬了,然后比出宝玉为第一。

那边四名女子也站成队,可卿不但面目秀丽,身材娇媚特别是她洁净无毛的嫩穴让众人倾倒,把她列为女子第一。

这样尤氏三姐妹对宝玉,而可卿也要受到贾珍父子和弟弟的轮奸。

宝玉看着尤氏姐妹光洁白嫩的躯体,他却并不着急干她们,而是坐在椅子上让她们三人轮著给自己口交,他却悠闲地欣赏著可卿被轮奸的情景。

贾珍他们没有宝玉那样镇静,他们三人的鸡巴早就插入道可卿身子上的三个洞中了。

可卿扭曲著身体,想叫也喊不出声,而贾珍、贾蓉和秦钟在她的嘴巴、小穴和肛门里抽插著自己的肉棍,每人插十来下就拔出来相互换一下位置。

可卿的双手揉搓著自己的乳房,阴户里不断流出的淫水被三人的肉棍沾的到处都是。

尤氏三姐妹一面含着宝玉硬梆梆发亮发红的肉棍,一面看可卿被轮奸。

这淫秽的景象早让她们姐妹下体骚痒浑身发软了,再加上宝玉超人的鸡巴就在面前,她们实在是不能忍受了。

由尤氏打头,姐仨轮流爬到宝玉身上让宝玉的大阳具插入自己的淫水泛滥的小穴。

女性天性的被动使她们在主动操穴是还觉得不过瘾,于是尤氏姐妹就跪趴在地上,白白的屁股冲著宝玉翘起来,红彤彤的肥穴完全暴露在宝玉面前。

宝玉挺起巨大的阳具在她们三人的阴道里轮番出入,狠狠地狂干起来。

直插的这三姐妹浪叫不断,直呼痛快。

尤氏姐妹的淫叫更刺激了可卿和贾珍他们,贾珍等人在也没了怜香惜玉之心在他们眼里跟前的可卿就是他们发泄性欲的对象,他们变的更疯狂了,直把可卿操的死去活来,昏晕过去。

贾蓉把老婆抱到床上让她躺好,贾珍说:“你们姐仨谁过来啊?”听了贾珍的话,尤氏姐妹都挣着要去,贾珍他们看了“哈哈”大笑起来,而宝玉则苦笑着摇了摇头。

几个男女没了廉耻,他们在一起狂欢取乐直闹了一整夜,到第二天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

宝玉睁开眼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尤三姐说:“三姐你有婆家了吗?”还没等三姐说话,贾珍说:“宝兄弟是不是看上我家三姐了?”宝玉说:“不是,不过我到想给三姐保个媒,你看还好吗?”尤氏说:“是谁啊?你说来听听。”尤三姐听了他们谈论自己的终身大事,羞涩的低下头不言语了。

尤氏问宝玉想把妹妹说给谁,宝玉说:“这人嫂子你也是知道的,就是柳湘琏柳大哥。”贾珍听了拍手叫好:“好、好,我家三姐一身武艺,那柳湘琏也是英雄豪杰他俩真是天造的一对啊。”尤三姐早就知道柳湘琏,荣、宁二府的人对他都是交口称赞,现在宝玉想把自己说给柳湘琏,使自己终身有靠,心里不禁对宝玉十分感激。

尤氏也连连称好宝玉说:“柳大哥说出去办事,再过些日子就会回来,等他一回来我就去找他说说。”

再说贾珍带着尤氏领着贾蓉和儿媳可卿来拜见贾敬,一进贾敬所在的居室全家人立即拜倒行礼,向太爷贺寿。

贾敬微笑着点点头说:“好了,都起来吧。”当他的眼睛看到可卿时心里一震,随即说:“让下人们都下去吧。”贾珍让仆妇们退到屋外伺候,屋里只剩贾珍、贾蓉、尤氏和可卿。

贾敬仔细打量了他们一回,指著可卿对贾珍说:“珍儿,我看此女定是无毛白虎。”贾珍立刻回答:“太爷说的是,”他们的话让贾蓉和尤氏大吃一惊。

特别是尤氏暗自生气:“早怀疑你偷自己的儿媳,现在你自己说出来了。”贾敬招手让可卿过来,把她抱在怀里手伸到她的双腿间摸了一把。

笑着对贾蓉说:“你的媳妇过然是白虎,你也别生气,她就是那种男人见了就想强奸的女人。

你不可记恨你爹。”贾蓉赶忙说:“孙儿不敢。”贾敬哈哈大笑,贾珍说:“今日太爷过寿,就让孙媳孝敬孝敬太爷好了。”可卿听了贾珍的话马上脱掉自己的衣服,一只白羊般跪在贾敬面前伸手掏出贾敬的阴茎含在嘴里。

贾敬看可卿满脸放浪的神情,心中的欲火大盛,伸手抚摸她的双乳和阴部。

可卿的两只大奶虽然肥大白嫩,但她的光精无毛的阴部更让男人欲火难填。

白白嫩滑的阴部中间裂开一条肉缝,再往下小穴以然张开,红红的像一个小桃子。

贾敬一拉可卿的腰身,把她举起来让她头朝下,这样可卿的嘴还叼著贾敬的阳具,而贾敬的口舌也伸到她的小穴上。

那可卿极力买弄自己的品萧技术把贾敬的肉棒搞的舒舒服服。

贾敬也是人老经验足,舔穴的技巧炉火纯青,把可卿弄的欲仙欲死,想大声叫喊,无奈嘴里含着贾敬的大肉棍,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

但她更卖力吸著口中的肉棍。

终于贾敬忍不住了,大股大股的阳精冲出来射进可卿的小嘴里。

可卿不敢往外吐只能吞进肚里。

贾敬休息一会儿,询问了贾珍府里的情况。

他让尤氏和可卿一起舔他的肉棒,不一会儿那肉棒有变的粗大起来。

贾敬让可卿转过身,可卿顺势趴在地上,叉开双腿,高高地翘起了粉嫩的大屁股,浪声道:“太爷快来吧,孙媳受不了。”说著扭动着雪白的屁股,阴户已经湿淋淋的了。

贾敬握住自己粗大的肉棒对准可卿的殷红的小穴刺了进去,开始狂风暴雨般的抽插。

插的可卿淫叫连连:“哼…噢……我的小穴……爽到天了……啊啊……太爷……好厉害……别……别使劲啦……嗷……小穴烂了……它受……不了……”贾珍贾蓉也是欲火大盛,但他们不敢有丝毫异动。

只能慢慢欣赏贾敬用力奸著可卿,耳听可卿的淫叫。

尤氏的情欲也不能控制了,她摁住可卿的头让她舔自己的湿淋淋的阴户。

贾敬抽动了几百下后达到了高潮,他的大鸡巴顶着可卿的花心往她的子宫里猛灌精液。

直浪的可卿叫也叫不出来,只是浑身颤动不已。

贾敬拔出湿淋淋的肉棍,让婆媳二人用嘴舔净。

尤氏和可卿伺候他穿好衣衫。

贾敬坐好说:“珍儿,你们回去吧,别再让客人们久等了。”贾珍施礼到:“是是,那孩儿们就告退了。”一家人出了门,尤氏面脸怒容对贾珍说:“好啊,你竟敢和自己的儿媳妇通奸。”贾珍满不在乎的说:“那有什么?那你和秦钟的事我管过你吗?”尤氏哑口无言,贾珍回头对贾蓉说:“蓉儿你别生气,回去我赏俩绝色的丫头给你。”那贾蓉本就不敢怎样,今见有赏,连忙向父亲称谢。

等贾珍领着儿子回来,天已近晌午。

贾珍父子告了罪,开出酒宴请亲朋入座饮酒,庆贺太爷贾敬生辰。

席间宝玉见可卿美艳无比,心里很是敬仰:“秦钟竟然有这样美艳无双的姐姐,竟把我家的姐妹都比下去了,不知道我是否有福和她……”正想着可卿来到宝玉身前,见宝玉粉琢玉雕般的人物,竟出在秦钟之上,心中也着实爱慕。

上前答谢:“听婶娘说二叔很愿提携钟弟,侄媳先谢过二叔了。”宝玉连称不用谢,可卿道过谢就退下去了。

宝玉她和自己并没太多的话,心里觉得亲近她不太容易,好歹秦钟和自己以成密友,这事虽不易但还有点希望秦可卿随爱慕宝玉人品不凡,但总觉这事很难入巷。

她心中有事就先行回房歇息。

过了好大一会儿,一个婆子来找她说:“宝二爷很困了,请少奶奶给他安排一个休息的房间。”可卿见状很是高兴,觉得亲近宝玉的机会来了。

她来到宝玉跟前看他喝的微带醉意,就吩咐丫环们把他扶到自己房里去。

那婆子阻拦道:“叔叔睡在侄媳的屋里合规矩吗?”可卿笑道:“你多滤了,他还是小呢。

再说在咱这谁的屋子配让宝二叔歇息?”拿婆子无话可说,便叫人把宝玉扶到可卿的屋里。

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

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说著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

于是众人服侍宝玉睡倒便全散去了。

可卿吩咐自己贴身的丫头瑞珠和宝珠看好门,别让别人进来打绕。

自己回到屋内,来到床前望着躺在床上的宝玉,脸色由白慢慢转成红的,眼睛里也透出了一股令人消魂的情欲。

可卿看着宝玉呼吸变的急促起来,终于她伸出手解开宝玉的裤带,掏出宝玉的肉棒来握在手中。

宝玉的肉棒在可卿的撮弄下变的粗大起来。

可卿见宝玉竟有如此伟岸的阴茎,有些吃惊。

看着宝玉在自己撮动下一伸一缩的红润润的龟头,更是喜爱。

可卿张开樱桃小口把宝玉的阴茎吞了进去。

可卿的口中的技巧很是出色,宝玉长长的肉棍她竟能一吞到根。

宝玉阴茎的龟头也就刺过她的咽喉伸到食管里。

宝玉静静躺在床上享受着,对可卿的口技暗自佩服:“啊,这就是书上说的深喉吧?没想到她竟有这般的本事,比凤姐姐可高明了许多。”那秦可卿是天生的淫妇荡娃,男女之事可以说样样精通,对宝玉早已耳闻久了,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更没想到他还有比常人大一倍的肉棒,更令可卿不能自己。

她着实卖弄技巧把个宝玉舒服的直说:“爽死了。”当宝玉的精液射进可卿嘴里后,宝玉做起身来将可卿抱到床上。

俩人的唇紧紧贴在一起,可卿的舌带着宝玉残留的阳精就伸道宝玉的嘴里。

宝玉双手摀住可卿一对白嫩的大奶使劲揉,那对乳房就像两面团一般柔软。

俩红红的乳有却是硬硬的。

宝玉只觉温比玉、腻如膏,方知前人所云“软玉温香”诚不我欺也。

可卿被宝玉揉的“哎哟,哎哟”叫起来。

宝玉一听可卿叫的声音有点不对头,就停下手,一看可卿的双乳,由于自己一时忘形已给揉的通红通红的,有的地方还出现一点点血渍。

宝玉大感对不住可卿,就用舌在她的双奶上轻轻地舔,直痒的可卿“咯咯”地娇笑。

当可卿脱一丝不挂地展现在宝玉面前时,宝玉呆了。

可卿娇美的身躯只有警幻仙姑才可比。

更让宝玉兴奋的是可卿白嫩的,洁净无毛的阴户。

宝玉分开可卿的玉腿,仔细端详着她的阴户。

俩片肥大的阴唇中有一条细细的肉逢,阴户白璧无瑕和玉腿小腹浑然一体。

宝玉伸出舌探索可卿阴户的肉逢,没几下肉逢的下端就张开了一个红红的小嘴。

里面一股清亮的细流向外淌出。

宝玉仔细地欣赏着她那美丽的小穴,分开她的阴唇,抚摸着她那粉红色的阴蒂。

用舌头舔着它,慢慢地它开始变硬变长了一点。

宝玉的手指伸进可卿的小穴里,觉得里面很温暖,又很湿滑。

宝玉把手指使劲往里伸用指尖顶她的花心。

就感到可卿小穴里的淫水不住往外流。

原来她已浪的不得了了。

宝玉又用舌头去舔她的小穴,像阴茎一样抽送。

可卿再不能忍受了,她开始哀求宝玉:“啊……唔……好二叔……小穴……痒……快用……大……鸡巴来……干……小穴……啊~……”听到可卿的浪叫,宝玉看时机已到,便挺著那早已肿胀不堪的阴茎插了进去。

在宝玉粗大巨长的阴茎抽动下,可卿发出了一串串让人吃惊的淫叫。

其淫荡之词不能入耳:“啊……小穴……小穴……快烂了……好舒服啊……操……操死我啦……大鸡……巴好……好……厉害呀。”宝玉见连庄重文雅的可卿也浪叫出不堪入耳的粗话,心想警幻所言不虚。

于是他抖擞精神把从警幻那学来的花样都用上了。

果然是天界淫君下凡,正干了可卿一下午仍是毫无疲态。

而可卿泻了几次后在也没有动的力量了。

宝玉让可卿躺好,好好休息一下,可卿见宝玉还这么精神,认得他还没尽欢,便歉意地说:“侄媳无能,没让二叔尽情快活。

这样吧,让我的丫头瑞珠陪二叔一陪。”宝玉望着床上躺着的可卿摇了摇头。

心里想:“可惜这次没能成她的后庭菊穴,下次再找机会吧。”想到这宝玉又在可卿身上摸了一回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房间。

这天贾珍大寿,一早宝玉就来到宁府给贾珍贺寿,贾珍一见宝玉来了很是高兴,他让宝玉坐下询问他出去玩的情景,宝玉一一做了回答。

这时候又有很多客人来了,贾珍对宝玉说:“兄弟先宽坐,我去照应一下。”宝玉忙说:“大哥哥随便。”贾珍前去招待客人,这时候秦钟和姐姐可卿走过来。

宝玉一见可卿就想起她美好娇嫩的身躯和玉润圆滑的乳房,特别是她那光净无毛的嫩穴,想起来就让宝玉的肉棍发硬。

恨不能立刻上前把她的衣服撕光,把大鸡巴插进她的嫩红的小穴里狂操一回。

可卿来到宝玉身前,她的脸先是羞涩的微微一红,慢声细语地说:“宝二叔来了,侄媳很高兴能再见宝二叔。”看着娇媚可爱的可卿,宝玉的阴茎就想抬头。

宝玉静了一下心说:“你好吗宝与这阵子也很想你啊。”可卿的脸更红了,她转过头对秦钟说:“兄弟,你陪一下二叔,我还要去里面照应照应。”说着她又回头对宝玉嫣然一笑就走了。

宝玉顾不上跟秦钟说话,只是痴痴看着可卿曲线玲珑的背影。

这时候寿宴开始了,大家伙入席吃喝起来。

吃完酒开始听戏,由于贾珍是武将,戏唱的大多是武的,宝玉正看台上唱的《群英会》,贾珍来到他身边悄声说:“宝兄弟,你今晚就别回去了,就留在我这好吗?”宝玉看他神神秘莫的样子,就问他:“大哥哥有什么事情吗?”贾珍用更小的声音说:“今晚咱们也唱一出群淫会怎么样?”宝玉微点了一下头说:“好吧。”贾珍转身离开又去招呼别人去了。

宝玉看了会儿戏,觉得没什么意思,他站起身来来到宁府后院,一看左右无人就直奔可卿的闺房。

宝玉一进屋,可卿看是她高兴的惊呼一声就扑上来。

俩人紧紧拥在一起,四片嘴唇粘在一块。

俩人忘情的亲吻著,他们贪婪地吞食著对方的舌,恨不得把情人吞进肚子里。

宝玉动手剥下可卿的衣衫,露出她洁白美好的身躯。

宝玉爱恋地抚摸著可卿柔软挺拔的乳峰说:“好姐姐,宝玉好想你啊,真想天天和姐姐在一起。”可卿娇喘著说:“我也是啊,我也愿意和二叔在一起。”宝玉说:“我给姐姐画个像,想姐姐的时候我就拿出来看看。”说著让可卿侧卧在床榻上,宝玉找出纸笔来给她画了一幅裸体画像。

可卿看了宝玉的画,真是羞的了不得。

宝玉把她画的就像正在动情的女子,画上重点描了她的面部表情,以及她的乳房和阴穴。

宝玉调笑道:“可卿姐姐,你看你现在的表情和画上一样吗?”原来可卿看画像乳头挺立,小穴红润微张,似乎有爱液流出。

她自己心也不平静了,在加上这几天贾蓉只顾和父亲去操尤氏姐妹,让她寂寞了好几天了。

现在宝玉来了,她早快忍不住了。

可卿把画放好,她来到宝玉跟前抓住宝玉的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

宝玉用手指夹着她的乳头揉动着,可卿身子一软趴在宝玉怀里。

宝玉把她放到床上,分开她的两条白嫩的双腿吻她的阴穴。

可卿的阴户没长一根阴毛,阴唇白白嫩嫩的夹着一个鲜红的洞穴,小穴里的爱液晶莹剔透一滴滴地流下来。

宝玉也不知弄过多少女人的阴穴了,但可卿这样柔软无毛的阴户每每都让他为次发狂。

宝玉用舌拨开可卿那两片洁白的阴唇,用舌尖钩弄她的阴蒂。

可卿身子颤动着,她忍不住抓过宝玉的大肉棒含在嘴里。

宝玉的口交可以说是出神入画了,他的舌灵活地在可卿的穴口打着圈子,弄的可卿的小穴奇痒难当。

可卿忍受不了了,她口里浪声叫道:“啊,二叔,快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插插我的浪穴吧!求、求你啦。”宝玉真没想到可卿竟如此快的就欲火中烧,他把可卿的双腿搭在肩头,大鸡巴对着她的阴道狠狠的捅进去。

可卿“啊”地叫了一声,随即扭起丰满的屁股,嘴里只嘲嘲:“好啊……好痛……又好胀……真……真要被你,死了……操死我了……顶……顶死我了……也痛死……了……快……快动吧……给我来顿狠的……猛的……我的小穴……好痒……快啊……好大的鸡巴啊……使劲啊。”宝玉猛烈地抽动着他的肉棍,每次深入可卿的嫩穴都触及她的花心。

可卿阴道里淌出的淫水把床铺湿了一大片,她的阴穴被宝玉的肉棍转磨、刮擦、顶撞得麻、痒、酥、痛各种滋味俱来,宝玉的肉棍每一次对她身体的冲击都让她身子不住地颤抖一回,只觉得那舒服透顶的快感,冲击着她浑身的每一处。

使她抽搐著痉挛著,高潮迭起,淫液猛泄。

当宝玉滚烫的精液浇灌到她的子宫里的时候,可卿全身不停的颤抖,双手双脚紧紧抱着宝玉,气若游丝。

俩人搂抱着在床上歇了一会儿,宝玉起身下来。

可卿伸手拉住他,眼里露出留恋的欲望。

宝玉转身在她的脸上亲了亲说:“好可卿,天快黑了,我先到珍大哥那儿吃饭,他说晚上有事做啊。”可卿吃吃一笑说:“我知道,还不是开什么群淫会啊。”宝玉很高兴晚上可卿也能去,他说:“那我们晚上再见吧。”从可卿房里出来,宝玉到前面来和大家聊了起来。

贾蓉个宝玉请了一个安,宝玉拉起他问道:“你父亲呢?”贾蓉说:“老爷到后面去看晚宴准备的怎么样了,二叔刚才上那儿去了,让侄儿好找啊?”宝玉脸微微一红,心里说:“我正在你老婆的床上。”他打了个哈哈把话题差开。

晚饭后,来道贺的客人都走了,贾珍让人回荣府传话说他留宝玉住一晚,然后领着宝玉奔天香楼而来。

路上贾珍问宝玉:“你弄的那座《仙慕楼》怎么样了?”宝玉心里一惊,问贾珍:“大哥哥怎么知道的?”贾珍说:“我怎么不知道啊,这本是我想做的,但我受朝庭封赏,是有爵之人,做这样的是有违律法,因此我让薛幡去做了,但所有费用可都是我的啊,”宝玉说:“不是薛大哥出的钱盖的楼吗?”贾珍说:“你想想,凭香菱一个卑贱丫头怎么能从薛家的钱庄里支钱呢。”宝玉一想也是,贾珍说:“今天咱们先试试楼里的情景,你看怎么样?”宝玉点头称是,他俩一上天香楼,尤氏三姐妹和可卿早到了,贾蓉和秦钟把屋子里面布置好了。

尤二姐和尤三姐见了秦钟就已经心摇不已了,再一见到宝玉更让这姐妹俩把持不定了,她们没想到天下竟还有这么俊美的男子。

贾珍坐下来缓了口气问贾蓉:“这没什么闲杂人等了吧。”贾蓉说:“回父亲的话,楼里只我们八个人了。”贾珍说:“好,现在我把规矩说一下,呆会儿大家不能分大小,都随随便便的才好,谁找谁都行啊,谁要有劲就全使出来吧。”他说晚竟直冲可卿招招手,让可卿坐到自己怀里。

尤二姐和尤三姐都爱慕宝玉,一起向他走过来。

贾珍看了心想宝玉的肉棒粗长无比异于常人,那尤二姐身体娇弱,恐怕承受不了宝玉具大的肉棍。

如果让宝玉先把她操个好歹的话,别人今晚就别想干她了。

而尤三姐自幼习武,身子健壮可与宝玉称为敌手。

因此贾珍发话道:“蓉儿,你先尽尽孝,伺候一下你的母亲钟儿,你照顾一下你二姨。

宝玉,你和三姐都是会武之人,先给我们舞一段剑术助助兴好吗?”宝玉和尤三姐点头称是,他们拿起剑对舞起来,一个男的如玉树临风,一个女的如玉,俩人一红一白如同穿花蝴蝶般在屋中间飞舞著。

贾珍抱着可卿的身子手伸到她双腿间扣弄著,嘴里还不住地给宝玉和尤三姐叫好喝彩。

贾蓉也把母亲的衣扣解开,手在她光滑的娇躯上游动着。

而性急的秦钟早把自己八寸长的肉棒插进尤二姐的阴道里了。

尤三姐以前只听说宝玉是唸书的,没想到他竟还有如此的武功,心里真是爱的不得了。

这时宝玉突然说:“停手。”尤三姐不明所以地停下来,她一往情深地看着宝玉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宝玉说:“天很热,穿这么多衣服舞剑净出汗了,不如把衣服脱了好吗?”尤三姐早就意乱情迷了,也不及细想就答应说:“好吧,宝二爷。”说著就解下身上的衣服,赤裸裸地站在宝玉面前。

宝玉没想到尤三姐竟如此地大方,她圆圆高耸的乳房,看来十分坚挺,乳岭上粉红的乳头,十分鲜嫩,而她三角地带下的阴户外长满了浓密的阴毛把鲜嫩的小穴盖住了。

当俩人再次拿剑挥舞的时候尤三姐胸前颤动的那对圆润的大奶,以及抬腿踢足时微露的红润的小穴都让宝玉看了激动不已。

这对男女一丝不挂地在大厅中起舞,尤三姐绝色诱人的身躯让宝玉的鸡巴逐渐变粗边硬了。

尤三姐看到宝玉双腿间挺起的肉棍,心里老大地吃惊,没想到宝玉白面书生一样的人竟有这样粗壮的阴茎。

她眼望着宝玉手愈来愈慢,姐姐消魂般的呻吟挑逗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尤三姐“啪”地把剑扔了,宝玉立刻停下来。

不等他反应过来,尤三姐就扑上来抓住他的肉棍拚命地往嘴里吞下去。

宝玉看着尤三姐疯狂地吞食着他的阴茎,他的一只手抓着那对丰乳揉弄著,另一只手随着她的大腿滑到阴户上,分开她的阴唇,在沾著淫水的阴核上揉动几下。

尤三姐浑身酥麻了,周围姐姐的浪叫声再加上宝玉的双手在身上的游走让她忍受不住了,她吐出宝玉的鸡巴哀求宝玉:“宝二爷,我的小穴好痒啊,你拿大鸡巴操操我的浪穴吧。”宝玉也是欲火万长,他让尤三姐趴在桌上,屁股高高翘起,他则分开她的双腿,站在她后面,先用龟头在阴穴滑动着,然后对准阴穴用力一顶,肉棍全根没入,直插到她的子宫口。

宝玉抓着尤三姐的乳房,指夹着乳头揉捏著,大鸡巴在她水淋淋的阴道里滑动,弄的她淫水四渐,顺着白晰的腿儿往下流。

尤三姐那经过这样大的肉棍抽插她大声呻吟,用力向后顶动着屁股,扭动着她那纤细的腰身:“啊……啊……好啊……好舒服啊……啊……大鸡巴……操死……操死我了……二爷……二爷……你就插死我吧。”整个天香楼里充满了无边的春色,女子的呻吟声,男子的喘息声和男女肉体的撞击声交织在一起。

足足有将近一个时辰才平息下来。

大家各自靠在椅子上休息,表面的平静代替不了内心的躁动。

没多久这些淫男荡女就都找好自己的目标就要开始新一轮的交欢。

贾珍连忙叫停,他说:“你们都喜欢宝玉的大鸡巴,都去找他岂不是把我们冷落了。

这样不行吧。”尤氏说:“那没法子啊,你的阳具要比宝玉的好我们就会找你啊。”听了尤氏的话大家都笑起来。

贾珍提议:“这样吧,你们女的比一比让我们选出一个最好的,我们男的让你们选出一个最好的,然后女的最好对男的剩下的三个人,男的第一对女的剩下的三个人怎么样?”大家觉得这法子很新奇,于是开始选拔。

这边以贾珍为首站成一排,让女的把阳具用嘴含硬了,然后比出宝玉为第一。

那边四名女子也站成队,可卿不但面目秀丽,身材娇媚特别是她洁净无毛的嫩穴让众人倾倒,把她列为女子第一。

这样尤氏三姐妹对宝玉,而可卿也要受到贾珍父子和弟弟的轮奸。

宝玉看着尤氏姐妹光洁白嫩的躯体,他却并不着急干她们,而是坐在椅子上让她们三人轮著给自己口交,他却悠闲地欣赏著可卿被轮奸的情景。

贾珍他们没有宝玉那样镇静,他们三人的鸡巴早就插入道可卿身子上的三个洞中了。

可卿扭曲著身体,想叫也喊不出声,而贾珍、贾蓉和秦钟在她的嘴巴、小穴和肛门里抽插著自己的肉棍,每人插十来下就拔出来相互换一下位置。

可卿的双手揉搓著自己的乳房,阴户里不断流出的淫水被三人的肉棍沾的到处都是。

尤氏三姐妹一面含着宝玉硬梆梆发亮发红的肉棍,一面看可卿被轮奸。

这淫秽的景象早让她们姐妹下体骚痒浑身发软了,再加上宝玉超人的鸡巴就在面前,她们实在是不能忍受了。

由尤氏打头,姐仨轮流爬到宝玉身上让宝玉的大阳具插入自己的淫水泛滥的小穴。

女性天性的被动使她们在主动操穴是还觉得不过瘾,于是尤氏姐妹就跪趴在地上,白白的屁股冲著宝玉翘起来,红彤彤的肥穴完全暴露在宝玉面前。

宝玉挺起巨大的阳具在她们三人的阴道里轮番出入,狠狠地狂干起来。

直插的这三姐妹浪叫不断,直呼痛快。

尤氏姐妹的淫叫更刺激了可卿和贾珍他们,贾珍等人在也没了怜香惜玉之心在他们眼里跟前的可卿就是他们发泄性欲的对象,他们变的更疯狂了,直把可卿操的死去活来,昏晕过去。

贾蓉把老婆抱到床上让她躺好,贾珍说:“你们姐仨谁过来啊?”听了贾珍的话,尤氏姐妹都挣着要去,贾珍他们看了“哈哈”大笑起来,而宝玉则苦笑着摇了摇头。

几个男女没了廉耻,他们在一起狂欢取乐直闹了一整夜,到第二天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

宝玉睁开眼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尤三姐说:“三姐你有婆家了吗?”还没等三姐说话,贾珍说:“宝兄弟是不是看上我家三姐了?”宝玉说:“不是,不过我到想给三姐保个媒,你看还好吗?”尤氏说:“是谁啊?你说来听听。”尤三姐听了他们谈论自己的终身大事,羞涩的低下头不言语了。

尤氏问宝玉想把妹妹说给谁,宝玉说:“这人嫂子你也是知道的,就是柳湘琏柳大哥。”贾珍听了拍手叫好:“好、好,我家三姐一身武艺,那柳湘琏也是英雄豪杰他俩真是天造的一对啊。”尤三姐早就知道柳湘琏,荣、宁二府的人对他都是交口称赞,现在宝玉想把自己说给柳湘琏,使自己终身有靠,心里不禁对宝玉十分感激。

尤氏也连连称好宝玉说:“柳大哥说出去办事,再过些日子就会回来,等他一回来我就去找他说说。”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2-14更新.